扫描二维码,手机阅读本网站 蓉城培训网微信
即刻扫描    微信关注
蓉城培训网微信二维码
蓉城培训网
免费求学咨询热线
181 232 14441
181 131 44600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培训资讯 » 教育要闻 » 正文

农民“叫板”语文课本二十年 学者:感佩其研究(图)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4-12-01  浏览次数:329
核心提示:  刘林源执著研究,希望得到专家的回复。  一首《木兰诗》,千古传诵,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,家喻户晓。河北元氏农民刘林源发
刘林源执著研究,希望得到专家的回复。

  刘林源执著研究,希望得到专家的回复。

  一首《木兰诗》,千古传诵,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,家喻户晓。河北元氏农民刘林源发现,上个世纪五十年代,这篇课文中用的是“愿驰明驼千里足”,而后则成了“愿驰千里足”,且课文解释避开骆驼之说,将“千里足”说成了千里马。“明驼”跑哪儿去了?二十年来,他查询资料,深入钻研,持续向有关部门反映此事,却很少引起关注。

  讲述

  教女儿读课文时 发现“明驼”跑了

  刘林源,1956年生,河北省元氏县北褚乡西褚村农民。自幼喜欢读书,父母不识字,家里连一册连环画都没有,他经常逃学一整天,到供销社废品站守着,偷人家收上来的旧书。1956年人教版的几册初高中《文学》课本,就是他那时拥有的。刘林源小小年纪,从中感受到了《木兰诗》(亦名《木兰辞》)的魅力。

  刘林源一直读到1973年底高中毕业,那时课本上没有《木兰诗》。所幸高中历史老师古文基础深厚,经常在课堂上背诵一些古文。刘林源正是从老师声情并茂的朗诵中,深切感受了“愿驰明驼千里足”的语言韵致,异族风情。

  迫于生活压力,刘林源有20年没怎么看书。1994年,上小学五六年级的女儿借阅别人的中学语文课本,刘林源在一旁指导教她朗诵,突然发现这一问题,课文中的“愿驰明驼千里足,送儿还故乡”,成了“愿驰千里足,送儿还故乡”。“明驼”怎么没有了?

  刘林源开始给教材出版社、媒体写信反映,希望有人关注此事。那时邮费便宜,挂号信才两毛钱,一年下来也不过十块八块。他连续不断地反映,可是没人回信,没人理他,令他渐渐陷入苦闷,一耗就是十年。邮费也越来越贵,妻子开始抱怨。“我作为一个农民,虽然研究诗词不耽误农活,总归是不务正业。我不敢与老婆生气,怕村里人笑话,更不敢拿小卖部公用电话去说这事。”昨日刘林源告诉记者,直到2000年后,家里装了座机,经过电话反映后,才引起电视台的关注,但没几天又陷入沉寂。他也陷入深深的苦闷。

  打工之余 查阅资料深入研究

  刘林源有四个孩子,为了养家糊口,农闲时他到各地建筑工地打工。有一段时间,只要没事了,他就逛报摊书店,买不起,就到处翻看,查找有关信息。经常整晚失眠,思索谁能给他解释,从哪儿找人家的邮编电话。“后来,我终于找到人教社语文编写室的电话,打通之后,对方对我的诸多提问,就一句话‘我们有古本依据’。”刘林源说,人教社《语文》新课本注明该文选自《乐府诗集》,1956年老课本注明的也是选自宋人郭茂倩的《乐府诗集》。他们没提到明驼,就解释为千里马。而老课本解释“明驼”,就具体引证了《酉阳杂俎》之说。“我一个农民,上哪儿去考证啥古籍版本呢?我就一部七十年代购买的《辞海》。”刘林源说,“在我看来,明驼代表鲜卑的民族风情,地域特征。”

  刘林源仍不放弃,为了给相关部门反映,他骑车几十里上县城打印店,花14块钱打印论文,再一一寄过去。“有人回话说,看不懂你想要说什么。然后就再不接我的电话了。有的人让我找古籍研究单位。”刘林源说,有时在省会转了几家单位后,才发现兜里的钱,只够买长途车票了。他只得步行赶往长途汽车站,到了县城,再连夜走回家。

  虽饱受挫折,但刘林源仍坚持研究,搜集资料,改写论文,翻看在乡下能找到的所有书籍。“我又给《文学评论》编辑部打电话,正好是王保生老师接的。他听不太懂我乡音很浓的口语,明白我是个农民后,他说话慢下来,一种我从未感受过的和蔼、关切之情,充满他的话语。他觉得我的研究有道理,还给我写了亲笔信,寄赠了他们出的刊物,给了我很大的鼓励。”刘林源说,后来他又向《文艺报》、《咬文嚼字》等报刊杂志投稿,编辑老师都给予肯定,但刘林源的文章不符合报刊发表的体例……

  “几年下来,这些研究论文经了很多编辑之手,一直发表不了。我一个乡巴佬在痛苦中挣扎,很多老师不嫌弃我之浅陋,寄来研究资料,给我很多鼓励。”刘林源说,“不敢说越挫越强,我这人就是有点犟。我相信,沉默的证据总在事实这一边。否则,我不可能从一个本来对此一无所知的乡下人,仅凭推想,就能一路寻到‘明驼’这个原点性问题上。”

  今年天津《散文》杂志第四期,刊发了刘林源以笔名汉梓撰写的文章《明驼 故乡 女儿情》。那时,他正在建筑队里给村民盖房子,搬砖、和泥。

  观点

  明驼是鲜卑族风情物语

  刘林源认为,《木兰诗》乃北魏时鲜卑民歌,广为流传。最后,由北宋郭茂倩收入《乐府诗集》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叶圣陶等人曾校订几册《文学》,作为中学语文课本。人教版1956年初中《文学》第四册,就收编有《木兰诗》。该诗第五段的末两句为“愿驰明驼千里足,送儿还故乡。”课文下有注:“明驼,就是骆驼。据唐代段成式的《酉阳杂俎》说,明驼是能行千里的骆驼。”但是,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至今,我们的《语文》课本,却坚拒“明驼”于千里之外,将此二句作“愿驰千里足,送儿还故乡。”甚至,将千里足解释为千里马。

  其实,不仅五十多年前的《文学》课本里有“明驼”。还可在朱东润所编《历代文学作品选》之《木兰诗》中欣赏到“明驼”。叶文玲《洛阳诗韵》所引《木兰诗》句也有“明驼”。而金庸1965年所著《侠客行》,更以“明驼”为一种意象,命名了一些武功招式,如“明驼骏足”等。那么,何以这些文学大家都信赏“明驼”,而如今的《语文》课本却坚决抵制呢?

  鲜卑民族东汉时壮大,占据蒙古草原、甘肃等广大地区。而这一地区,正是亚洲双峰驼的产地。在鲜卑文化中,“明驼”当是早有的一种风情物语。而汉人耕战,向以牛马为驱。两相比较,“明驼”是该诗的民族特征与地域风情的真实存照。《辞海》1979年版,明驼:“善走的骆驼……屈足漏明,则行千里。”

  刘林源认为,有此“明驼”,才能是送儿还故乡,才能是鲜卑儿女的故乡情怀,才塑造出千古绝伦超然永世的艺术形象。试想木兰回乡之路,沙丘碧草,蓝天白云,山川辽阔,金曦流溢,壮士英姿,明驼神骏,别一番气度雍容,别一番异族风情,岂秦汉文人之千里马所能构此佳境!一首《木兰诗》,一段女儿情。生死归望,鲜卑故乡。舍此明驼,何复可当!

  就此,记者联系了人民教育出版社,并将相关资料和采访提纲发给了该出版社。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已经将此转给中学语文编辑室的老师,会尽快回应刘林源先生。

  学者

  “其研究志诚令人感佩”

  石家庄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、博士高莹说:“刘林源先生针对新旧选本中《木兰诗》的文字差异产生质疑,具有敏锐的问题意识,他的研究志诚令人感佩。”

  高莹介绍,面对古今文学经典,不同时代的不同编者各有其规则和理念。围绕《木兰诗》,属于教科书性质的课本,和早年叶圣陶的《文学》选本出现了文字差池。当前流行的“愿驰千里足”之说,应该源自宋人郭茂倩的《乐府诗集》,这部乐府诗总集首次完整收录此诗,是一种“完本”生态;而“愿借明驼千里足”乃出于晚唐段成式所编《酉阳杂俎》,这部笔记行文中仅摘选此句,或为“残句”生态。由于《木兰诗》是世代累积而定型,其成文是一个动态性过程。相关文献的缺失,使得两种不同的表述,难以遽分早晚。“千里足”是马还是驼,读者因此争议不下。

  相比中原内地,西北边塞骆驼确实多出,但不能因此掩抑骏马的存在。北朝民歌《李波小妹歌》中“褰群逐马如卷蓬”可以为例,《木兰诗》本身也有“东市买骏马”的内证。同时,“明驼”,今人一般依据《酉阳杂俎》,《木兰诗》中有“明驼”之说或者始自唐人。但是,南朝陈释智匠的《古今乐录》早于《酉阳杂俎》,《乐府诗集》源自《古今乐录》,“愿驰千里足”早出的概率更大。

  即便“明驼”之说早出,甚或早于唐宋,教材选择“愿驰千里足”也不为过。回到《木兰诗》现场,诗中主要是围绕出征、思亲、征战、赏赐、返乡来写。至于在动态性的成文过程中,回乡坐骑究竟是马还是驼,因文本多变而难以指明。问题是,无论字面如何,即便是“愿驰千里足”,对塑造木兰和欣赏诗意并无重大影响。

  如何科学审慎地看待相关问题,值得继续商榷。首先,文史互证,只能作为一种研究手段,正视《木兰诗》成文的动态性,“明驼”与北朝文化联系的讨论须适可而止,不可偏执一端。“愿驰千里足”是一种后出的简化做法,尚难遽然断定。如果一时难下结论,依据学术规则可以暂付阙如。此外,与“残句”相较,今日教材采撷《乐府诗集》中的“完本”《木兰诗》,作为通行版本,完全合乎情理。况且,“愿驰千里足,送儿还故乡”,前后五言、流畅明快,动态化的《木兰诗》本已打上后世或者唐人润色的印记了。

  由此文引申开去,古代诗文经典往往存在诸多类似疑问。诸如“床前明月光”,“床”,有胡床、井床、睡榻等意,各有讲通之处,似乎传统注解或者唯一注解遭遇了冲击。这里的碰撞,实质是在原生态训诂与会意式欣赏之间产生。随着诗歌的历史性传播,读者可以探究某一字眼的意义指向,但对诗歌的欣赏感动又不会拘泥于字面。也即,字眼的训诂有其历史性,注解可以适当做出辨析,即如“床”的解答有所分歧,对读诗却不产生实质性障碍,因为诗意不在字面。望月思乡是普遍而恒久的美好情感,这才是《静夜思》的“诗心”所在。又如,历史上围绕“千里莺啼绿映红”引发的争议,已经偃旗息鼓;唐人边塞诗中,方位、距离与实际不符的情形也为数不少,学者高步瀛曾论王昌龄《从军行》“青海长云暗雪山”,云“破楼兰不必至青海,此不过诗人极言之耳。”(《唐宋诗举要》)因此,读诗不可拘泥坐实,如能解读“雪里芭蕉”式的艺术思维,方能领悟艺术创作规律和客观真实之间的距离美。

  报记者 孟醒石 图/刘林源 提供

 
 
[ 培训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 
免责声明:蓉城培训网所展示的信息由发布者自行提供,其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机构负责。蓉城培训网不提供任何保证,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